您的位置:首页 > 案件直击 >
男子因工伤死亡引发继承权争议 这笔死亡赔偿款该谁得?
www.lc.neijiangpeace.gov.cn 】 【 2019-01-18 20:55:43 】 【 来源:内江新闻网 】
  2017年6月11日,隆昌男子陈某某因工伤死亡,获得各项赔偿款85万元。

  然而,死者父母先亡,膝下无子,谁有权继承这笔赔偿款成了问题。死者的兄弟姐妹与死者的家属为此闹上法庭。

  日前,该案经内江两级法院审理,最终有了结果。

  男子因工伤死亡引发继承权争议

  2017年6月11日,周某某之夫陈某某因工伤死亡。三天后,获得各项赔偿款85万元。除去丧事费用外,剩余50万元一直由村干部周某高与陈某高保管。而就是这笔钱,却因继承权引发了纠纷。

  原来,周某某在没有与陈某某办理离婚手续的前提下,于2009年在江苏省溧阳市与他人办理了结婚登记,后在2017年10月16日,她又办理了离婚登记。

  而在更早之前,从2003年开始,陈某某便与一名谭姓女子同居生活,他们也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谭某的三个儿子,也一直与陈某某生活在一起。在许多人眼里,他们俨然就是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

  在庭审中,周某某也承认,自己一直知晓谭某与陈某某同居一事,因自己与陈某某分开生活的事实所以未作干预,她曾向陈某某提出离婚,但陈某某不同意。

  经婚姻注册的妻子又与他人结了婚,而与自己一起生活长达10多年的女子在法律上却是“有实无名”。父母先亡,膝下无子的陈某某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这道复杂的人伦关系,在陈某某工亡后演变成了一道“法考题”。

  周某某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周某高与陈某高将其代为保管的50万元赔偿款返还给自己。得知周某某起诉后,工亡人陈某某的三个兄弟姐妹认为自己享有这笔赔偿款的继承权,遂以本案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并请求法院确认他们才是这笔工亡赔偿款的享有人,周某某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究竟谁该享有陈某某工亡获得的这笔赔偿款?

  一审法院认为,周某某系死者陈某某生前的配偶,在陈某某父母先亡,膝下无子的情况下,是陈某某工亡赔偿款项和保险金的唯一权利人。陈某某的兄弟姐妹三人,在第一顺序继承人存在的前提下,其三人以及谭某不是赔偿权利人。故一审法院对周某某请求周某高与陈某高返还其保管的赔偿款50万元的主张,依法予以支持。对本案中第三人提出的诉请,依法不予支持。一审法院遂判决周某高与陈某高将其保管的陈某某工亡赔偿款返还给周某某。

  陈某某的三个兄弟姐妹不服一审判决,向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死者生前婚姻状况导致分割难

  该案从隆昌市人民法院一直打到了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的参与人涉及周某某、谭某的三个儿子以及陈某某的三个兄弟姐妹。多方诉争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请求法院确认自己享有这笔赔偿款的继承权。

  周某某提出自己是陈某某的合法妻子,应享有继承权;陈某某的兄弟姐妹则反对称,周某某具有重婚行为,违背公序良俗,其行为构成了对陈某某的不忠和遗弃,依法不应当享有继承权和受益权。

  在一审时,谭某的三个儿子与周某某原本同为原告,共同起诉要求周某高与陈某高将代为保管的这笔赔偿款支付给自己。但在法院一审审理期间,谭某和她的三个儿子与周某某签署了《陈某某死亡赔偿款分割协议书》及补充协议后,谭某三子选择了撤诉。

  这两份协议的主要内容为:陈某某因工死亡获得的前期赔偿85万元,扣除安葬及理赔费用35万元,剩余50万元在周某高与陈某高处保管,其中,周某某分得8万元,其余42万元由谭某及其三子分得。尚未领取的30万元死亡保险赔偿款,待实际领取后由5人各分得6万元。在上述情况下,谭某三子放弃了对周某高和陈某高保管的50万元赔偿款诉讼参与的权利。通俗地说,周某某在一定程度上承载起谭某及其三子的诉讼利益,官司赢了,他们双方按协议分割财产即可。

  法院确认赔偿款归属

  在法院审理的过程中,陈某某的兄弟姐妹向法庭提供了公安机关2015年制发的陈某某户口本,户口本上明确记载陈某某系未婚,公安机关出具的《居民死亡户籍注销证明》也记载陈某某系未婚,拟证明周某某与陈某某虽曾有过恋爱关系,但却并没有结婚。

  在二审中,陈某某的兄弟姐妹又向法院提交了新证据:这是一份周某某婚姻关系证明,拟证明周某某在江苏与他人具有婚姻关系,与陈某某没有继承与被继承的关系。

  诉讼中,周某某也曾向法院提交了她在隆昌市档案馆调取的《结婚申请登记书》和《婚姻状况证明》,拟证明她与陈某某的夫妻关系。

  那么,究竟何方有权向周某高和陈某高主张案涉款项?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周某某在一审中举出的调取自隆昌市档案馆的《结婚申请登记书》和《婚姻状况证明》,足以证明周某某与陈某某的夫妻关系。

  法院指出,虽公安机关制发的陈某某户口本和《居民死亡户籍注销证明》中记载陈某某未婚,但公安机关并非婚姻登记的有权机关,该证据不足以推翻前述《结婚申请登记书》和《婚姻状况证明》。因此,周某某与陈某某系合法夫妻,周某某是陈某某的第一顺序继承人。

  法院还指出,陈某某因工死亡由用工单位赔付的工亡赔偿款365棋牌破解版不属于陈某某的遗产,但在分配方式上仍应参照遗产的分配方式进行处理,因此,在陈某某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存在的前提下,其他顺序继承人无权主张该笔款项。

  同时,就陈某某的兄弟姐妹提出周某某与他人另行登记结婚,已构成重婚罪,丧失了陈某某的继承人资格,其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七条第三项的“遗弃被继承人”情形,应丧失继承权的说法。二审法院认为,重婚案原则上属于刑事自诉案件,应由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或向公安机关报案,是否行使该项权利由被害人决定,但即使周某某构成重婚罪,也只能使得其与他人的在后婚姻无效,并不能影响周某某与陈某某的在先婚姻效力,对周某某作为陈某某第一顺序继承人的身份亦不产生影响。其次,周某某的行为不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七条第三项的“遗弃被继承人”情形。此处的“遗弃”应指继承人单方面对不具有生活来源,需要继承人赡养、扶养、抚养的被继承人的抛弃行为,而结合本案事实,陈某某与周某某分开生活时并不具有上述情形,陈某某在去世前仍在外务工,具有劳动能力,有一定的生活来源,不能将两人分开生活视为周某某对陈某某的遗弃。综上,周某某没有丧失对陈某某的第一顺序继承人资格,其是唯一有权主张案涉款项的权利人。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谭某与陈某某虽未办理结婚登记,但谭某及其三子与陈某某共同生活10余年是不争的事实,三子在与周某某达成协议后自愿退出本案诉讼,系其对权利的自行处分。该协议中,周某某承诺在50万元中分得8万元(不含未获得的保险赔偿款),应系周某某与谭某及其三子之间充分考虑并尊重了各方与陈某某生前长达10余年的客观实际关系所作出的一致意见,故二审法院对各方的意思自治同样予以尊重。

  综上所述,陈某某兄弟姐妹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为此,二审法院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编辑:本站编辑

蜀ICP备18021300号-1 隆昌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

地址:内江市隆昌市中心街市政法委员会 邮编:642466 | 0832-2030926 |